人性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在人性和党性之间,我选择人性”,这种话我是不会说的。党性(书面上)根本不反人性,反人性的是一些拿着党性当令箭的人。把党换成“大清的国运”,换成“中华民族的存亡”,换成“必要的代价”,换成“为了更美好的未来”:都是一样的。

为了中华民族不灭亡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让未来更美好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大清的黄龙旗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更换制度自己上去过好日子就能反人性?
为了所谓的宗教自由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大部分人利益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党的原则就可以反人性?

人性是高于自由民主,高于意识形态,高于民族存亡的。自由民主、意识形态、民族存亡是为人性服务的。怎么能主次颠倒,买椟还珠?

无论是共产主义式的代表大会民主,还是两院制的地区/人口代表的民主,哪一个的建立基础不是为了人的人性?


共产国际里面的意识形态争论,里面最大的原则从来不是“打江山、保江山、坐江山”,而是“我的意识形态能让更多的人自由地创造价值、你的意识形态过于僵化无法适应人民精神文化水平 的迅速发展、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把人禁锢在金钱中没了人性”。
武装夺取政权一直是手段,它永远不应该、不可以、也绝不会成为目的。

华国锋做的最大的事情,不是什么四人帮,四人帮总有人去粉碎。他把资料封存了,把周恩来、毛泽东的批示封存了,违背了周恩来、毛泽东的遗愿保下了资料,这才是他做的意义最大的事情。

现在我们能看到周恩来是怎么一步步把中国带入经济自杀,饿死几千万人,只是为了打击毛泽东的权力,毛泽东又是怎么反击,最后是怎么样才会发展成那样:我们有经验教训。

现在有现在的周恩来,现在有现在的毛泽东,现在的周恩来毛泽东都从头到尾读过那些文献:字可以念别字,宽衣就宽衣,对方的手段可不能判断错。但难道应该去学习周恩来毛泽东?
周恩来天天吃穿要最顶级的、宣传要自己是最朴素的:这个是全中国腐败的源头。
毛泽东天天要人向他个人效忠,“即使我退掉所有职务,退党,中国也必须跟我走”:这个是全中国没有法治,独断专行的源头。
他们两个的对立,导致50年代本可以立刻起飞的中国、一个可以吸引钱学森,吸引无数国际华人奔赴建设的中国,变成了饿死人的中国,变成了斗死人的中国。

他们曾经都是真的有理想的人,都是真正可以为理想牺牲、可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人物。后面的改变,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利益集团逼迫,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争猴王”性所迷惑,还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恐惧所束缚造成的?这似乎是一种必然性,不是道德的问题。这是最令我恐慌的。

历史会不断重复自身,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无法从历史中学到教训。历史洪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道德好不好,文化高不高,都没关系,只有顺着潮流才能存活、发达。这造就了周恩来和毛泽东,也造就了胡锦涛/温家宝和习近平。

但我不准备管自己有没有顺历史潮流。我不会为了顺应潮流而买椟还珠。我不知道我的自杀式的做法能不能避免那时候周恩来和毛泽东一样的结局,但我拒绝顺从现在顶层的历史潮流。

“在人性和任何东西之间,我选择人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