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作者:琴春(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尚书之中,如果王要做一件事,会列出一个个理由,去做对比,去说原因。民众也会根据自己的理智做出选择,既有盘庚的三言的劝说,也有“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的否决。民众对自己的生活是有发言权的,对国家的政策是可以拒绝的,对自己的选择是要负责的,这是文明的定义:每个人去做出选择,然后承担责任。

秦之后,便不再有什么统治阶级和民众的对话,更没有什么实行政策要说明理由、讲求原因。民众在法家的压制下,不再能够认识到一切权力的来源在于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把肉食者的事情交给肉食者去做,一切的历史从此变成了帝王将相的历史。

归根到底,这是一种懒惰。通过让渡权力,来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从秦汉到2022,人民就是没有意识的、卑躬屈膝的集体。过得不好,不去把自己组织起来,强迫统治阶级和自己对话,而是期待一个海瑞一般的青天大老爷。人民不再自己承担责任,不再进行自发的暴动,从5.4到6.4,说到底,是中央的一派组织“群众”去打压另一派的工具。要是没有人组织呢?那就敲盆,求青天大老爷出现。

买彩票买得家破人亡,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买理财买到原油宝,一调查,几百个人里面,没有一个人看过产品说明。赔钱了,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被电信诈骗,被传销洗脑,醒来发现自己因为自己的智障活不下去了,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

好像什么事情,有一个海瑞,就可以解决问题了。问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决定政策,然后为此负责,他们说“都是上面定的,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什么办法?“上面”的权力是谁给的?是中央给的,还是暴力机关给的?不就是你们自己的驯服给的?还有什么办法?

一边嘲笑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说他是软蛋,一边自己早上六点被人叫起来老老实实下去排队测核酸,饿死病死,都去敲一敲盆,求一求青天大老爷。中央能解决一切事情吗?譬如期房,本来是每个购买者都可以对监管账户进行监督、对工程进行质询的;没事发生的时候,一次这样的质询都没有;一问,说是相信政府,相信国家。你这购房协议是和当地政府签的?还是中央在你的购房协议上盖了党徽国徽章?这协议是和银行、和房地产企业签的,不是和国家签的。

国家的作用,是保证没事发生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履行协议内自己的权力。要上访,应该在一切工程正常的情况下,对你的监管要求不答复的企业,去上访;问为什么不这么做,说“这不是没事找事么”,没事吗?出了问题之后也没事吗?什么事情都觉得这是青天大老爷不够海瑞,求另一个青天大老爷来主持公道,否则就拉横幅唱歌。这是在绣花,还是在请客吃饭呢?共和国七十年,一代人的寿命,到了现在,遇到问题,还想着青天大老爷?

柏拉图的理想国,可以说现在是实现了。每个人都不愿意拥有权力承担责任,都只是“做好自己做的事”。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幻想着只要努力,然后有个青天大老爷来公平地给努力盖章确认。要是老爷不公平,“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怎么办,写在列宁全集里,写在毛泽东选集里。但似乎,列宁的时代,“人民”是列宁拿来夺权的工具;毛泽东的时代,“人民”是毛泽东“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乐子。这大致不是民族性,而是自战国以来,或者说自柏拉图以来,统治阶级追求“顺民”的巨大成功。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终究还是战胜不了统治阶级。骆驼祥子永远都是骆驼祥子。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们,又能怎么办!肉食者鄙,我们,又能怎么办!我们不想这么办,没有人想这么办,“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但我们,又能怎么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