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作者:琴春(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如今星月皆无光,僵坠的蝴蝶不再,笑容与爱意已消逝。然而青年们很平安:没有人举起纸张,没有人血染广场。

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莫非在世上理想已尽失,大家都甘心认命了么?又或黎明已至,无需高呼呐喊?抑或昔日高呼的勇士,已被众人拖入绝望深渊;而人们在阴影下,小心翼翼地献上自己的嘴巴,换取一时的安宁?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天没有亮。然而救世主已经死了,唯一的路就是呐喊:毕竟,造就绝望的,终究只是些微小石子投射的巨大阴影而已。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一切都会好的,要相信。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作者:琴春(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尚书之中,如果王要做一件事,会列出一个个理由,去做对比,去说原因。民众也会根据自己的理智做出选择,既有盘庚的三言的劝说,也有“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的否决。民众对自己的生活是有发言权的,对国家的政策是可以拒绝的,对自己的选择是要负责的,这是文明的定义:每个人去做出选择,然后承担责任。

秦之后,便不再有什么统治阶级和民众的对话,更没有什么实行政策要说明理由、讲求原因。民众在法家的压制下,不再能够认识到一切权力的来源在于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把肉食者的事情交给肉食者去做,一切的历史从此变成了帝王将相的历史。

归根到底,这是一种懒惰。通过让渡权力,来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从秦汉到2022,人民就是没有意识的、卑躬屈膝的集体。过得不好,不去把自己组织起来,强迫统治阶级和自己对话,而是期待一个海瑞一般的青天大老爷。人民不再自己承担责任,不再进行自发的暴动,从5.4到6.4,说到底,是中央的一派组织“群众”去打压另一派的工具。要是没有人组织呢?那就敲盆,求青天大老爷出现。

买彩票买得家破人亡,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买理财买到原油宝,一调查,几百个人里面,没有一个人看过产品说明。赔钱了,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被电信诈骗,被传销洗脑,醒来发现自己因为自己的智障活不下去了,怎么办?去上访,敲盆求青天大老爷。

好像什么事情,有一个海瑞,就可以解决问题了。问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决定政策,然后为此负责,他们说“都是上面定的,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什么办法?“上面”的权力是谁给的?是中央给的,还是暴力机关给的?不就是你们自己的驯服给的?还有什么办法?

一边嘲笑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说他是软蛋,一边自己早上六点被人叫起来老老实实下去排队测核酸,饿死病死,都去敲一敲盆,求一求青天大老爷。中央能解决一切事情吗?譬如期房,本来是每个购买者都可以对监管账户进行监督、对工程进行质询的;没事发生的时候,一次这样的质询都没有;一问,说是相信政府,相信国家。你这购房协议是和当地政府签的?还是中央在你的购房协议上盖了党徽国徽章?这协议是和银行、和房地产企业签的,不是和国家签的。

国家的作用,是保证没事发生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履行协议内自己的权力。要上访,应该在一切工程正常的情况下,对你的监管要求不答复的企业,去上访;问为什么不这么做,说“这不是没事找事么”,没事吗?出了问题之后也没事吗?什么事情都觉得这是青天大老爷不够海瑞,求另一个青天大老爷来主持公道,否则就拉横幅唱歌。这是在绣花,还是在请客吃饭呢?共和国七十年,一代人的寿命,到了现在,遇到问题,还想着青天大老爷?

柏拉图的理想国,可以说现在是实现了。每个人都不愿意拥有权力承担责任,都只是“做好自己做的事”。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幻想着只要努力,然后有个青天大老爷来公平地给努力盖章确认。要是老爷不公平,“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怎么办,写在列宁全集里,写在毛泽东选集里。但似乎,列宁的时代,“人民”是列宁拿来夺权的工具;毛泽东的时代,“人民”是毛泽东“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乐子。这大致不是民族性,而是自战国以来,或者说自柏拉图以来,统治阶级追求“顺民”的巨大成功。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终究还是战胜不了统治阶级。骆驼祥子永远都是骆驼祥子。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们,又能怎么办!肉食者鄙,我们,又能怎么办!我们不想这么办,没有人想这么办,“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但我们,又能怎么办!

人性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在人性和党性之间,我选择人性”,这种话我是不会说的。党性(书面上)根本不反人性,反人性的是一些拿着党性当令箭的人。把党换成“大清的国运”,换成“中华民族的存亡”,换成“必要的代价”,换成“为了更美好的未来”:都是一样的。

为了中华民族不灭亡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让未来更美好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大清的黄龙旗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更换制度自己上去过好日子就能反人性?
为了所谓的宗教自由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大部分人利益就可以反人性?
为了党的原则就可以反人性?

人性是高于自由民主,高于意识形态,高于民族存亡的。自由民主、意识形态、民族存亡是为人性服务的。怎么能主次颠倒,买椟还珠?

无论是共产主义式的代表大会民主,还是两院制的地区/人口代表的民主,哪一个的建立基础不是为了人的人性?


共产国际里面的意识形态争论,里面最大的原则从来不是“打江山、保江山、坐江山”,而是“我的意识形态能让更多的人自由地创造价值、你的意识形态过于僵化无法适应人民精神文化水平 的迅速发展、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把人禁锢在金钱中没了人性”。
武装夺取政权一直是手段,它永远不应该、不可以、也绝不会成为目的。

华国锋做的最大的事情,不是什么四人帮,四人帮总有人去粉碎。他把资料封存了,把周恩来、毛泽东的批示封存了,违背了周恩来、毛泽东的遗愿保下了资料,这才是他做的意义最大的事情。

现在我们能看到周恩来是怎么一步步把中国带入经济自杀,饿死几千万人,只是为了打击毛泽东的权力,毛泽东又是怎么反击,最后是怎么样才会发展成那样:我们有经验教训。

现在有现在的周恩来,现在有现在的毛泽东,现在的周恩来毛泽东都从头到尾读过那些文献:字可以念别字,宽衣就宽衣,对方的手段可不能判断错。但难道应该去学习周恩来毛泽东?
周恩来天天吃穿要最顶级的、宣传要自己是最朴素的:这个是全中国腐败的源头。
毛泽东天天要人向他个人效忠,“即使我退掉所有职务,退党,中国也必须跟我走”:这个是全中国没有法治,独断专行的源头。
他们两个的对立,导致50年代本可以立刻起飞的中国、一个可以吸引钱学森,吸引无数国际华人奔赴建设的中国,变成了饿死人的中国,变成了斗死人的中国。

他们曾经都是真的有理想的人,都是真正可以为理想牺牲、可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人物。后面的改变,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利益集团逼迫,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争猴王”性所迷惑,还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恐惧所束缚造成的?这似乎是一种必然性,不是道德的问题。这是最令我恐慌的。

历史会不断重复自身,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无法从历史中学到教训。历史洪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道德好不好,文化高不高,都没关系,只有顺着潮流才能存活、发达。这造就了周恩来和毛泽东,也造就了胡锦涛/温家宝和习近平。

但我不准备管自己有没有顺历史潮流。我不会为了顺应潮流而买椟还珠。我不知道我的自杀式的做法能不能避免那时候周恩来和毛泽东一样的结局,但我拒绝顺从现在顶层的历史潮流。

“在人性和任何东西之间,我选择人性”

Tell me why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有人会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去破坏别人的生活,美其名曰爱国。
有人会为了莫名其妙的憎恨,去编造智障的谎言,信奉毫无理由的宗教,美其名曰抗争、民主、独立思考。
有人会为了莫名其妙的心理,去觉得自己有权力控制他人,有权力让别人“服从”,美其名曰团结、秩序。

有时候很难说服自己做很多事情的意义。我很难相信这种东西也能被称为人。

人,是不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快乐的,这些东西,会因为别的地区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遭受着一些疾病后遗症的折磨,而沾沾自喜。会为了一个纯粹面子上的、所谓的大统一的理由,去希望用核弹炸死其他人。

我真的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人如此的铁石心肠,为什么会有人完全不能体会到他人的痛苦,为什么会有人以“比别人好”而快乐。

自己比别人过得好,那么就说明别人比自己过得差,不应该去帮助对方吗?不应该去努力让对方也过得好吗?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很愤怒。

不知道是对这些畜牲愤怒,还是对自己居然在努力让这些畜牲有一个美好的明天,而对自己愤怒:这些畜牲的主流思想,是我低人一等,是变态,应该死。

愤怒过后,可能仍然没办法看着别人受苦,大概还是会继续,继续宁可丢掉自己的一切,也要让别人好过一些。我能体会到它们的痛苦,即使它们体会不到我的……

但这是什么世界,这些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

1453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罗马共和国的帝国时期,无论是建立,还是灭亡,都上感天象。凯撒被刺杀后,人类有史以来最明亮的彗星连续七天出现,罗马的史书和汉书都记载了这一天象,此后,罗马共和国进入帝国时期。在新罗马城被攻破的七天前,发生月食,七天后新罗马被攻破,罗马共和国灭亡。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必然。直到今天,穆斯林社会仍然纪念着这个事件,土耳其1951,2012年拍摄的两部主旋律电影《买买提上城记》就是典型的例子。

按可以交叉印证的史料记载,新罗马被攻破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三点

  1. 乌尔班大炮起到了心理威慑作用。虽然无法攻破城墙,只能打下一些瓦砾;但它的持续的一个月,每隔数小时发射一次的巨响,告诉了守军,买买提这次将用倾国之力来攻击城市:乌尔班大炮造价昂贵,并且会炸膛,但买买提仍然从后方源源不断地运输炮管和炮弹来攻击城市;经后人整理计算,光是乌尔班大炮一项,产生的支出,就高达30万到100万威尼斯金币,是奥斯曼帝国数年的岁入,也是当时罗马几十年的岁入。
  2. 金角湾的陆路无法防守,导致了奥斯曼海军通过陆路进入金角湾。这是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战术,虽然奥斯曼海军进入金角湾之后,被罗马共和国的海军关门打狗,损失惨重;罗马共和国的海军直到破城时,都在海上压制着奥斯曼帝国海军。这和乌尔班大炮一样,是极高支出并且没有实质成果的作战方式,只是造成了相当的恐慌;罗马共和国完全指望海路运输的补给和人力来长期作战,金角湾被封锁会让补给和人力无法进入。事实上,封锁几乎毫无效果,威尼斯的小舰队在没有损失一船一人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地通过金角湾进入港口,带来了根本没有海路运输的补给和人力的消息。如果奥斯曼帝国真的能够封锁海湾,可能罗马的崩溃还会晚许多。
  3. 守城部队的极度缺乏,导致城墙无人防守。买买提可以发动对每一寸城墙的人海攻击,但守军完全做不到防御每一寸城墙。买买提在确定大炮无效后,还尝试了挖地道来攻入城市,但罗马在极度缺乏人力的情况下,摧毁了所有地道。买买提的金角湾舰队出现后,守军还需要分散一部分人力去运作舰队。极其有限的守军,既要在大炮的恐惧下,每天面对潮水般总攻的部队,又要参与地道的反攻,还要分出一定的人力来运作海军。

即使如此,1453年仍然是一个意外。买买提的最后总攻,包括同时发射的十几门大炮,全部的军力和海军,靠着尸体堆平了壕沟,在城墙下同时进行地道挖掘和云梯攀登,仍然没有攻破城市;直到发现一个被瓦砾遮盖的小门没有守卫,甚至没有关闭:这在双方的记载中都认为是一个意外。买买提几乎是完全靠这个小门上的城。

人类历史从此转向,罗马的希腊语著作大量散失于各地,导致了文艺复兴;拜占庭城作为最重要的欧亚连接的端点,使得欧洲几乎完全失去和东亚的商贸,导致了大航海时代。如果那一扇门关闭了,人类的历史还会继续,但绝无可能出现文艺复兴,毕竟没书;绝无可能出现大航海时代,途径拜占庭辐射控制的区域的商队成本比大航海时代的船只成本低得多。

实际上,以君士坦丁十一世的军事天赋(从其年轻时指挥的大量“奇迹般”、“神助的”战役可以看出,职业化的罗马军团,在他的指挥下可以),如果对买买提上城的消息有所准备,罗马不会在这一天灭亡。当时的财富集中有两种方式,第一是政府的税收,这基本上是不存在的,虽然养活一批官僚没有问题,但不可能有任何多余的财富征召军队;第二是东正教的圣座,在东正教的影响范围中,一直有大量的、不属于罗马政治版图下的信徒朝圣进贡。在1450年,罗马共和国圣座如果开始组建宗教卫队,并且像东正教辐射的地区普遍进行号召,而不是在要不要和西方教会合并的问题上内斗,完全可以在1453年之前组建一两个职业罗马军团的兵力;这仍然和买买提的兵力,或者和罗马共和国历史上拥有的兵力,都相差巨大,但完全可以保证守城时好歹可以轮班休息。

人类历史就是一连串的意外,每一个意外都可能影响几千万,几十亿人的存亡……

很有趣,很残忍。

什么是民主

人民的期望是矛盾的
人民期望战争胜利,不期望战争增税;然而没有不交税的战争
人民期望自己富强,不期望丢了工作;然而没有不失业的发展
人民投票支持叶利钦上台,人民投票反对苏联解体;然而叶利钦就是解体

民主就是政府选择合适的措辞,让人民自由表达自己的期望。但期望是多维的,每一种政策,都必然有一个遭到全体民众反对的表达方式,也必然有一个使得全体民众支持的表达方式。只要措辞得当,任何议题都能被全民公决通过;只要措辞得当,任何议题都能被全民公决否决。

政府无法左右民意,往往是因为政治家不了解他治下的人民。希特勒扫过大街,住过桥洞,蹲过战壕,当过密探,与一只手上拿着铁锹的工人握手,与企业家相谈甚欢。希特勒能够让任何议题通过,因为他知道人民想要什么。现代的政治家则不然。美国总统一般是在哈佛毕业,然后开个律师事务所,西装革履的竞选众议员,竞选参议员,说不出错的话,等到在党派里面资格混老了以后再被推选成为总统候选人。这样的人自然不知道大部分普通选民想要什么,他只知道党内元老想要什么,党派斗争、党内斗争该怎么处理,怎么才能规避政治风险。当他面临普选的时候,他只能指望民调和数据。但民调只能提供现状分析,不能提供解决方案。所以,现代的所谓政治家都害怕普选,在普选时错误百出。

英国脱欧,如果政治家希望脱欧不通过,那么就在普选时宣传是否应当使得英国公民在欧洲旅游时取消相互免签待遇。如果希望脱欧通过,那么就在普选时询问是否应当在英国和欧洲间建立保护性贸易壁垒。英国脱欧成功,所谓的政治家居然感到惊讶,这有什么好惊讶的?难道每天被欧债危机、队友是猪轰炸的、还记得大英帝国荣光的英国人选择留在欧洲才不令人惊讶?同理,特普朗当选,是理所应当。墨西哥人人数不够的情况下只靠墨西哥非法移民人非法投票来当选总统,那才叫奇观。

电视台主持人,报纸记者,国会议员。这些人都和民众不处于一个阶层。屁股决定方向,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对“国家”有利的政策闹的自己家破人亡。所有人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不光如此,那些人都以为其他人也会和自己拥有相同的利益关系。

全球变暖是一个压缩对手生产能力的好理由,是从道德制高点上逼迫对手自废武功的好办法(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确是减少对手工业产能的快速有效的方法)。所以即是现在确实是地质史上的小冰期,全球变暖在地质史上确实只是小冰期消退,电视台主持人还是会觉得有人认为全球变暖是自然过程是不可理喻的。因为他周围的人都在重复这一点,他接触到的所有材料不会包含论文,他接触得到的只有国会议员,科学家(自然分成两派)和其他记者。这不能怪电视节目主持人逻辑欠缺:当他所接触的圈子为他提供的所有知识都互相印证了某一论点时,他不全心全意的相信,那才叫逻辑欠缺。

人民缺乏科学意识。很多人会去转发实验结果的报道,只有少数人会看原始论文,而去调查实验数据的人就更少了。然而,报道是不准确的。一个只有十几个受试者参与的实验,只要记者想写,可以写得板上钉钉,看上去就像科学真理。一个有数千个受试者参与的实验,只要记者想写,可以追踪出各种实验者的利益纠缠,从而让人以为整个实验不过是杜撰。控制了记者,就能控制舆论。世事如何,并无关紧要。

现代的舆论,难以通过政治手段加以控制。二次大战和苏联解体使得控制舆论只剩下一种有效的方法:资本。控制舆论并不能控制投票。如果舆论的控制者不了解人民,那么舆论在他手中就是凡人手里的金箍棒。虽然这个棒子是属于他的,但他挥不动,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自己的棒子砸死。只有控制舆论,了解人民,方能控制政策。只有控制政策,才能毁灭人类。

活着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活着本身,就是一件诗意的事情吧,在漫无边际的世界上,寻找一两点自己所喜爱的价值,然后为之绽放一切。

怎么选择,为什么选择,已经不需要去想了。人是自己塑造的吧:无论原生家庭怎么样,无论生长经历怎么样,人是自己塑造的吧。没有谁有办法改变另一个人的灵魂,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改变。突然有了一种自由的感觉。

晴空下的草地,孤身一人,是最大的空虚,也是最大的喜乐。人是需要依赖人存在的吗?别人就是一切吗?因为别人的关注而关注,因为别人的忽视而忽视。真正还算是活着吗?如果每个人的思想是由社交网络平均塑造的,是一组平均值,那何必存在呢?

不过,那样的人更加合群吧。上心理学引论的时候,老师说人天生就会排斥不平均的人,因为这样的生物存在突破了他们的舒适区。平均的体型是最美的,平均的脸型是最好看的。

不知道,人本身会不会倾向于使自己的灵魂变得平均。每个人在十几岁的时候都很不一样,像是独立的一个世界。而到了四十岁,却只要用一个词,就能说完一个人的灵魂。可以有专业领域,有兴趣爱好,有胖瘦高矮。但灵魂上,有什么区别呢?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一个人会喜欢什么,害怕什么。那一代人灵魂生而相等吗?还是时间会把灵魂训练成几种单调的类型呢?

在赞赏平均,期望平均的世界上,这样的人会过得更好吧。成就,荣誉,地位,都是给那些最为平均,最按社会要求生活的人的。

相对于平均而炫目的幸福,我选择平凡而孤独地苟活。像自己一样地活着,就很好了。

云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乱七八糟的蓝色天空 可能有些白云吧
想把星星丢到水面上 划出漂亮的波纹
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
要活得美好呀
每一天
每一刻
像飞鸟一样翱翔
就算坠落在深渊里
也要看尽美丽的风景
尽力,为世界也留下一抹鲜艳的色彩吧

要努力的生活下去呀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2017年感觉经历了很多事情,是挺奇特的一年吧。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在一个奇特的压抑的梦境里生活,感觉不是一个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呢。可能是确实有些抑郁,总是以为可以找到很多事情来填补这个抑郁,但还是给别人带来了好多负能量。真的很不好呢。

有时候会觉得世界没有自己的话会变得更好,而自己确实希望世界变得更好来着。虽然感觉这么做有些自私,但毕竟进入了生活这个游戏,无论被设定了什么难度,总要看完每一面的风景吧。可能高难度的弹幕确实会更难对付,但又何尝不是一个美丽的景象呢?未来回想起来可能也会是丰富多彩的奇遇吧。虽然觉得自己对世界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可能还会有一些人觉得我是一道还不错的风景吧。

有时候会梦到自己躲在瀑布后面的偷偷地看着外面,可能是自己一直不敢从里面走出来吧。总是戴着一个又一个面具,总是做着别人期望自己做的事情,即使不情愿,也想让别人看到希望看到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很坏的习惯呢。总是觉得自己应该被讨厌,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需要和人保持距离的存在。虽然确实是事实,但也没有太多好的结果呀。

希望自己能够在未来的一年内成为一个能给周围每一个人都带来快乐的人吧。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至少应该尝试一下呀。

2018年一定要快快乐乐的呀,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很快乐幸福的人,确实也应该是这样的吧。

bilibili 2017拜年祭 再一次 猜测解析

作者:单春晴

我,单春晴( 身份证号 330105199412120020 )授权任何人转载部分或全部的内容,并授权转载时对内容进行任意修改。转载时可自由选择是否注明出处和作者,但不可标注除单春晴以外的任何作者

众所周知,有三个表面结局

  • 男死女活
  • 女死男活
  • 男女都活

很显然地,一切事物都与食物有关,所以这三个结局也被称为北京烤鸭结局,巫山烤鱼结局和东坡肉结局。根据设定,这三个结局是在平行世界循环/同时发生的,场景都在同一个古堡中。

在表面结局后,由于重返档案室,形成时间循环。故而表面结局并不是最终结局。由于是时间循环,最终结局其实在剧情发展中已经交代了,它们是

  • 男女主均死无人逃出
  • 女主死去后男主后单独逃出

在剧情过程中,有大量暗示说明了这些内容,比如

  • 城堡里只有女主的骸骨
  • 男主在本子中写满了“我就是魔鬼”
  • 骸骨越靠近档案室越多

现在根据之前的三个表面结局,论述一下未来(在叙述中是过去)的发展。

对于男死女活的烤鸭结局,女主可能没有等到男主,由于比较感性,刚刚被男主搭救,感情澎湃,在走廊里徘徊等待后死去。入口处各种坐姿的骸骨和走廊里的骸骨说明了这一点。一开始女主不开车和在车坏了以后的表现可以看出她不太会修车,故而这也有可能是她不出去的原因之一。或者,女主可能等到男主,则情节进入男女双活表面结局。

对于男活女死表面结局,比较简单。男主可以选择在城堡里等待,在等待许久无法等到女主后,自称非常理智的男主会走出城堡,拿他拿到的修车工具修好车开回去,门口的烟蒂之类的都暗示了这一点。如果等到女主,进入再次随机进入三个表面结局中的一个结局。

对于男女双活表面结局,很显然城堡里没有足够的食物(否则也就没有女主的骸骨了),所以白首双星是不可能的。由于城堡中没有男性骸骨,但有大量同一个人的女性骸骨,说明女主以某一种原因死了。女主感情影响理智让男主活下去存在可能,当然,考虑到本子里写满了“我就是魔鬼”,男主学习先导的优秀传统把女主杀死后逃出也不是没有可能,骸骨的分布和形态也说明了这一点,对于在走廊和入口附近的骸骨,其形态是自然死亡的背靠墙壁的坐姿,而对于在深处的骸骨,其形态有头下脚上的,有倒歪的,斜躺在楼梯上的,很少有坐姿和卧姿的,这些骸骨不太可能是正常死亡的。在男女双活的结局中女主会死也不只有骸骨的性别、形态和本子几处证据。在一个情景中,男女主在墙边讨论眼睛的问题,根据两个单活的表面结局,此时眼睛在哪一方谁就会在下一个死去。在双活结局中,这个场景并不是没有眼睛,而是眼睛在女主一方。所以,对于男女双活结局,男主会杀死女方或女方自杀。

故而,最终的结局是男女都死或者男活女死。所以,这个剧情说明了一个道理,男女分手了以后又不复合,还腻腻歪歪的去两人探险,即使不被FFF团当作假分手烧死,最终还是没有好结果的。

虽然是试验新的模式,但大过年的放FFF团的恐怖片真的好吗…